亚搏国际网址_欢迎你

笔神阁 > 都市小说 > 金匮盟 > 第三十一章 滑水少女
    霍一尊、徐咏之、段梓守和阿脆下了山,看见镇上倒是一片太平,李连翘没有带军马过来,那十六个南唐甲兵,应该就是所有的兵力了。一窝蚁  www.yiwoyi.com

    毕竟汉中是蜀的地盘,李连翘再胆大包天,也不可能主动挑起两国的战争。

    霍一尊到药站时,老匡已经睡下了,赶紧穿衣服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匡,我要出趟远门,去鄂州店,可能半年,可能一年,你在家把店看好。”霍一尊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掌柜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阿脆,你是跟我走?还是跟阿守他们一路?”

    人形的阿脆还有点扭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懂了,你跟阿守一路保护徐公子吧。”

    霍一尊安排徐咏之段梓守和阿脆在镇上住下,明早出发,自己开了传送门,直奔鄂州分店,防止李连翘的报复。

    老匡安排阿脆住一间屋,嘴里还不住地嘀咕“原来掌柜的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啊”。

    一边安排徐咏之和段梓守睡另一间屋,这让段梓守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阿守,”徐咏之说,“别闹情绪,阿脆是女孩子,嫁给你之前,跟你不能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去睡在着色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……”

    徐咏之想想,觉得自己可能严厉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段梓守倒头就睡,留下徐咏之在床上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徐咏之虽然年纪不大,但行走江湖这些年,也是手上有很多坏人性命的厉害角色,但是他今天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:我们真的可以代表正义惩罚别人吗?

    我杀的每个人,真的都罪有应得吗?

    欺凌小贵的那四十七个马贼,真的人人都该死吗?有没有人可能是被胁迫入伙,可以被拯救,或者被宽恕的呢?

    一个人犯了错,需要付出无限的代价吗?

    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执法者,但最终成为被惩罚者的时候,他才理解了自己的脆弱,他厌恶这样的自己,当他把那个死灵役击倒的时候,他压抑的暴力之血终于得到了释放。

    他可以尽情击打这个敌人,因为他没有生命。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击败死灵役,我可以像师父一样强大,小贵,你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他把他残损的手掌伸进夜色里,无声地呐喊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三个人吃过了早饭,带好了盘缠上路。

    田大榜家住在渝州,长江边上的一座山城,这里也是巴蜀的重镇,但楚人居多,所以也称为楚州,和成都平原上的慢节奏略有不同,渝州人的嗓门大、脾气急,和潭州的人倒是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过去的路途倒是很顺,从利州买船南下,经过阆州,嘉陵江走到头,就是渝州了。

    上了船,徐咏之倒头就睡,只有段梓守和阿脆两个人,叽叽嘎嘎说个不停,当然主要是阿脆在说,长篇大段,然后段梓守回答:“啊!”“真的啊!”“是嘛?”“哈哈哈!”“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每天都听这种一头沉的相声,徐咏之的脑袋就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的很想让这两个小朋友闭嘴,但是看见他们俩天真愚蠢的样子,又觉得是自己太油腻事故不忍心。

    有时候船到了镇店,大家上岸吃饭或者休息,这俩人又要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“阿脆,我想吃这个!”

    “那我喂你!”

    “阿守,那个蘑菇我够不着。”(手太短,徐咏之想。)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呀。”

    好烦!

    偏偏这种新谈恋爱的主儿,还喜欢跟人分享心得。

    “大姐夫,我觉得好开心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享受吧。”

  

Baidu
sogou